赢在大盘 有效看盘与股票分析技巧|腾讯股票分析投资报告
經濟視野網 > 生活 > > 正文

家暴受害者該不該公開原諒

家暴受害者該不該公開原諒

  二進制生活

  家暴受害者該不該公開原諒

  瘋狂英語創始人李陽的前妻李金發了一條1500字的微博,開頭是“我將永遠愛自己的丈夫”。接著她剖析了自己的心路歷程,表明原諒了曾對她實施家暴的李陽。

  7年前,也是通過微博,她發布數張自己傷痕累累的照片,隨后開啟的那場官司,很可能讓不少國人第一次接觸家庭暴力這個概念。

  眼下,李金的原諒讓輿論愕然,不少曾為她呼吁的人站到了她的對立面。她微博下的熱評令人窒息。網友歷數父親叔伯甚至同齡好友的家暴故事,以“打得特別狠”開頭,以“還是相親相愛一家人”結尾。有人甚至說,“我們是不是太妖魔化家暴”了。

 

  我感到一種難以消解的無所適從。就在兩周前,一則男友在電梯中拳打腳踢女友的視頻在社交網絡上流傳。

  受害者對著鏡頭剖白,那樣的暴力她長期承受。“那種屈辱。”她說,眼淚滑下,每吐出一個字都像是吞下一把刀。她是名美妝博主——這是個這兩年才成氣候的新潮職業,事業有成,粉絲眾多。沒有人知道,她用化妝品遮蓋的還有苦痛。

  苦痛在成為熱點之前,只有少部分人會注意到。“遠方的哭聲”太微弱,甚至像個幻覺。在家暴的問題上,哭聲可能就來自隔壁。根據全國婦聯2018年的統計,全國2.7億個家庭中,三成妻子曾遭受家暴。

  全國婦聯與國家統計局推出的第三期中國婦女社會地位調查顯示,在整個婚姻生活中曾遭受過配偶侮辱謾罵、毆打、限制人身自由、經濟控制、強迫性生活等不同形式家庭暴力的女性占24.7%。北京為平婦女權益機構的媒體報道監測發現,反家暴法實施后的600余天中,國內發生家暴導致的死亡案件533起,平均每天家暴致死超過1人,其中絕大多數是女性。

  李金曾被當作反抗家暴的先驅。2013年2月,李陽離婚案第四次開庭,法院認定李陽家庭暴力行為成立。

  她成了一個符號。此前,承載這一功能的重要人物甚至不是真人,是演員梅婷在電視劇《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中飾演的角色,一個被醫生丈夫打進醫院的妻子。那部電視劇首播距今已經18年了。

  李金的外國面孔和受侵害的女性身份曾對撞出某種奇特的共振。她既是這片土地上千千萬萬遭受家暴女性的代表;她也成為信使,傳達了一個對很多人來說尚屬陌生的理念:家庭暴力不只是家務事,侵害者需要為此付出代價,被害者也不該忍氣吞聲。

  李金的原諒改變了這個故事的色彩。仿佛一場戰役剛剛開場,敵軍兇猛,陣線漫長,最先升起的那面旗幟自己降了下來。

  她有權原諒嗎?反家庭暴力法指出,“加害人實施家庭暴力,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受害者原不原諒可能會影響處罰的力度;但在法治國家,造成侵害必須付出代價。

  李陽的判決已經作出,這樁風波已經塵埃落定。法無禁止即為可。何況感情如何安放,歸根結底屬于個人生活的私領域。她特別指出,自己原諒的是人,而非家庭暴力本身。

  可公開這種原諒,是不是合適呢?

  在一個理想的環境里,公私領域是可以涇渭分明的。但當法律在進一步完善之中,社會變革也未停步,風必將從私領域的青萍之末開端,吹向整個水域,讓真正的改變有機會發生。

  無論是否有意如此,李金的個人生活已經成為中國反家暴歷程上的一個刻度。

  她的離婚案引出了北京市第一張有法可依的“人身安全保護令”。這是一種民事強制措施,是人民法院為了保護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子女和特定親屬的人身安全、確保婚姻案件訴訟程序的正常進行而作出的民事裁定。有了它,擺在家暴受害者面前的將不只有忍耐和逃跑的選項。

  在歐美國家的法庭上,它已經存在了至少兩個世紀,甚至被寫進憲法。在國內,此前它偶爾見于判例,大多以最高人民法院2008年發布的建議性文件《涉及婚姻案件審理指南》為指導,也有的依據法院自行制定的指導性意見。直到2013年1月1日,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正式實施,它才有了正式的法律“靠山”。

  李金的私人決定避免不了被當成某種示范。當年,有人以她為榜樣下決心脫離傷痕累累的婚姻;今天我也忍不住擔心,有人以她為借口將試圖報警的妻子塞回家里,佐證“床頭打架床尾和,清官難斷家務事”。

  這本不是李金的個體生命該背負的責任。可無論如何,她的公開原諒擊中了當前社會情緒的靶點。

  在李金離婚風波后的7年里,社交網絡的發展和小視頻傳播的風行讓家暴事件的爆發和發酵一例比一例迅猛。更重要的是,對“家”這一空間的群體感情正在發生劇烈變化。

  曾經,家能包容一切,包括善惡。人口向城市的流動打破了地緣關系,“剩女”、丁克、獨居青年的涌現挑戰著家的結構;“父母皆禍害”小組的風起和《都挺好》等影視作品對原生家庭的描繪讓人們重新審視這個空間。面對來自家的侵害,“打落牙齒和血吞”的隱忍和“一家人打斷骨頭連著筋”的和稀泥哲學正在遭遇更廣泛的反思。

  她會因為自己的原諒而后悔嗎?不是沒可能。多項研究指出,家庭暴力有反復性。愛的救贖屬于童話故事。而一個成年女性有讓自己未來后悔的資格嗎?有,法律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公民的權利,哪怕那是犯傻的權利。

  她的原諒會抵消她曾經受過的傷害嗎?永遠不會。幾乎每位女性權益研究者都指出過,不要苛求完美受害者。社工有時會期待求助人能具備反抗精神,也常常怒其不爭。而實際情況是,不少受害人對保護自身權益的概念都尚且生疏。對旁觀者來說,受害的女性可能是改變世界理想的一個寄托。而對受害人來說,自己的生存尚有問題,世界的問題實在顧不上了。

  受了傷害,就有資格求助,不必非得是一個反抗英雄。

  2016年3月1日,中國首部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實施。這部法律將精神暴力也劃入家庭暴力范圍,認定家暴事實將影響子女撫養權的歸屬。更多地方法院還需要加入制定反家庭暴力法的實施細則,讓每一個深夜尋求幫助的女性能至少能獲得接警;讓基層婦聯的“調解”不只是將問題關回家門之內;培訓專業人員,讓取證和傷情鑒定不會給受害者帶來二次傷害;讓每一個法官意識到,離婚并不總意味著婚姻的失敗,暴力才是。我們要建立更多的婦女庇護所,為離開家庭的無收入女性提供心理疏導和職業培訓,給他們獨立的能力和勇氣。

  我們要做的太多了,或許仔細讀讀一個前英雄的絮絮獨白成了超前于進度的奢侈。

  在那段長長的文字里,這個女人詳述了自己對李陽的情感。他是加害者,也是她三個孩子的父親。“第一個耳光下來之后,愛不會立刻就停止了”。我不贊同她的決定,甚至為此感到失望,可同為妻子、母親和女性,我能對她產生共情。家暴的回憶在發生侵害后的漫長歲月折磨受害者,也許她們也會試著與曾經的屈辱和恐懼和解,甚至為此原諒恐懼的來源。

  在討論公共事件時,我們為了方便,常常使用標簽以確定情感和態度:“受害者”“英雄”……我也十分確信,會有人義憤填膺:“希望你自己遭遇家暴也能這樣超然。”但真實的世界往往是復雜而曖昧的,問題難以被一個詞概括,也難以用站隊解決。

  李金的的公共獨白可以作為一份底稿,增進我們的認識。或許有一天,我們能徹底明白:為什么婦女在平均遭受35次家暴虐待后才選擇報警;甜蜜和暴虐的比例在家庭暴力發展的過程中怎樣逐漸變化;以及在家的空間里,愛和惡是如何共同產生的。畢竟,要解放人,先要理解人。

原標題:家暴受害者該不該公開原諒

 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經濟視野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立場。

 
 
赢在大盘 有效看盘与股票分析技巧 全部股票价格查询 捷捷盈配资 三级片女星现状大揭秘 福彩 永隆配资 牛股今日推荐 股票涨跌预测器下载 企业内训课程 广西快三 中翔配资 大智慧手机炒股新版本 体育比分下载逛球街 日本最新一本道网址 江西时时彩 铁牛配资 股票投资风险